首页 影视资讯正文

小吴拍摄时尚大片|跨越19年的较量:打破多项动画纪录的《鬼灭》能追上《千寻》吗?

admin 影视资讯 2020-11-07 19:11:48 65 0

小吴拍摄时尚大片

小吴拍摄时尚大片|跨越19年的较量:打破多项动画纪录的《鬼灭》能追上《千寻》吗?-第1张

文丨数娱梦工厂,作者丨魏晓琳

10天104亿票房,比《千与千寻》25天破100亿日元的纪录缩短了一半——《鬼灭之刃》剧场版近期在日本的上映,引爆了疫情之下动画电影市场久违的狂欢。

这部取材自日本著名漫画家吾峠呼世晴在《周刊少年JUMP》上的原著,外岐春雄执导的动画电影,讲述了带着妹妹祢豆子的主人公炭治郎与善逸、伊之助一行人,和鬼杀队的最强剑士「柱」之一的炎柱炼狱杏寿郎会合,在通往黑暗的无限列车中,面对潜伏在此的鬼的故事,这是在原作中极为精彩的经典片段。

上映前,便有业界人士大胆预测剧场版将会取得100亿日元的成绩。据日本兴行通信社调查,上映第3天起,影片观影人数超过342万人,票房收入势如破竹,于第10天突破百亿,早早便超过日本2019年票房冠军《天气之子》,成为日本动画影史上最快破百亿票房的作品。

这部作品比料想的更加出圈,不仅深受年轻女性欢迎,小学生和老年人中也有很多人购买漫画,这类群体占比高出平常的20%左右。上一次如此“全民向”的作品,或许还要数2001年上映的《千与千寻》。与《千与千寻》在后工业时代下的“深度思考”与“治愈”不同的是,《鬼灭之刃》凭借其“热血”点燃疫情下沉寂的影市,有观众评论为“很容易get到爽点”。

自10月16日上映至今,《鬼灭之刃》票房累计157亿,排名日本影史本土电影票房第5位,而排名第一的《千与千寻》(票房308亿日元)是目前《鬼灭之刃》的近2倍。在《千与千寻》上映19年后,一部画风与故事都与它差异甚大的作品,让业界到观众开始翘首以盼,这两部现象级大作在最终票房上的巅峰对决。

从默默无闻到国会问答,《鬼灭之刃》何以万人空巷

“请允许我使用‘全集中呼吸’来回答问题。”

11月2日,在众院预算委员会上,日本首相菅义伟引用了《鬼灭之刃》中主人公的必杀技“全集中呼吸”,答复了政敌的提问。

《朝日新闻》将这段新闻题为:“鬼灭之刃,终于来到了国会”,形容剧场版《鬼灭之刃》俨然已成为某种社会现象。TBS电视台甚至在节目中使用“鬼灭骚扰(キメハラ)”一词,指代那些“对不看《鬼灭之刃》的人强行安利,或者瞧不起对《鬼灭之刃》没兴趣的人。”

如今热卖的景象让人很难想象到《鬼灭之刃》最初时的艰难。漫画连载初期,因为画风“怪异”,节奏把控较弱,老梗又太多,《鬼灭之刃》单行本曾一度无人问津。不过,在第四卷《那田蜘蛛山篇》单行本发布后,《周刊少年JUMP》请来了著名漫画家富坚义博进行宣传。富坚在封面上写道:“(希望:绝望)≈(憎恶:爱情)。这是能让我喜欢上的作品的黄金比例。我非常喜欢这部漫画。”

富坚的推荐如雪中送炭。漫画第四卷发售后,剧情正好进入那田蜘蛛山篇的高潮。其中,炭治郎一句“为了给被杀的人们报仇雪恨,为了不让更多的人受害,我当然会毫不犹豫地将刀砍向鬼的脖子,但是为自己身为鬼而痛苦的人,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的人,我是不会践踏他们的,因为鬼也曾是人类,也曾是跟我一样的人类!”让观众耳目一新。在2016年年末最后一期《JUMP》中,《鬼灭》的从第13位一跃升至第4位,脱离了被腰斩的“危险区”。

《JUMP》编辑片山达彦认为,吾峠呼世晴笔下的人物台词力量感极强,不是硬拼凑出来的。而《JUMP》非常强调台词要能够突出角色性格。这一点成为了吾峠呼世晴最突出的才能。

剧情进入“蜘蛛山篇”后,《鬼灭》如有神助,在《周刊少年JUMP》上的顺位飞涨,迅速飙升至仅次于《海贼王》、《我的英雄学院》、《约定的梦幻岛》、《黑色四叶草》,成为《周刊少年JUMP》的新四大台柱之一。

据日本Oricon公信榜统计,《鬼灭之刃》是2019年全日本最畅销的漫画。截至今年9月,《鬼灭之刃》漫画的累积销量已经突破1亿,不仅成为近年来超越《海贼王》漫画销量的第一部作品,还独占漫画销量周榜第1~22位的作品——之所以只占了前22位,是因为《鬼灭之刃》到22卷就完结了。

小吴拍摄时尚大片|跨越19年的较量:打破多项动画纪录的《鬼灭》能追上《千寻》吗?-第2张

如果说之前是漫画的“起死回生”,那么出色的动画改编则直接将《鬼灭之刃》捧上了神坛。

承接《鬼灭之刃》制作的动画制作公司幽浮社(Ufotable)在业内有着极高的口碑与评价。该公司旗下最出名的作品有《空之境界》的多个剧场版与《Fate》系列小吴拍摄时尚大片。由于幽浮社在数码和3D领域占据优势,同时十分重视摄影与分镜,在这些作品中将复杂的动画打斗特效做出了科技感,让观众体验到了大片的视觉感受,幽浮社因此声名鹊起。

无论是作画、配乐、台词或是打斗场面,幽浮社对《鬼灭之刃》的改编可谓用心。其中最为人称道的处理,莫过于漫画中草草几笔的打斗场景,被幽浮社用浮世绘的风格演绎了出来,弹幕评论为:“经费在燃烧。”

2019年4月6日,《鬼灭之刃》动画版开始放送。仿佛重演漫画的轨迹:放送之初反响平平,到那田蜘蛛山篇以后,播放量一飞冲天,到第19集后口碑爆发,一战封神,一举将《鬼灭之刃》送上2019年度最热门动画的宝座。

疫情似乎也助力《鬼灭之刃》的成功突围。日本动画文化学者冰川龙介分析:由于疫情,家长、小学生、女性观众长期居家,期间相继观看了市场热卖的《鬼灭之刃》漫画、动画作品,开始有了情怀期待。另外,由于故事还是发生在大正时期(1912年~1926年)的“斩鬼”故事,对于老年观众来说,能看到熟悉的民间传说影子。如此一来,就形成了“全民向”作品。

出乎意料的是,这部热血少年漫作品的女性粉丝不在少数。日本电视台新闻节目《News Zero》对《鬼灭之刃》专门对周边商品专卖店排队的女性进行了采访,询问他们喜欢《鬼灭之刃》的理由。其中,30~40岁年龄段的女粉丝认为:“《鬼灭之刃》虽然是JUMP作品,却有着不像JUMP的一面”。20~30岁年龄段女粉丝喜欢的原因则是:“主角的温柔,以及展现身为哥哥的一面”、“能够看着他一路成长让我非常喜欢”。

相模女子大学客座教授白河桃子在《女性SEVEN》上发文指出,在主角炭治郎决战原下弦之六响凯的场景中,他不断用“我是男人”、“我是长子”等话语激励自己坚持下去,还提到“如果是次子的话就无法忍受”。这是现在非常少见的“男人主义”,似乎与当今时代“男女平等”的观念产生矛盾。

白河教授认为,这正是那么多女粉喜欢这部作品的原因。她给出了一份调查,结果显示44%女大学生的愿望是“当全职家庭主妇”,现实中依然有许多女性都希望男性来养活自己,而《鬼灭之刃》中,炭治郎拼死保护妹妹和其他女性的身影,正是现实中少见的可靠男性形象。而且,面对疫情,年轻女性的贫穷不断加剧,她们都希望像祢豆子那样,有一个可靠的哥哥养活自己。

但也有评论认为,《鬼灭之刃》最大的成功是对人物情感的细腻刻画与描写,这击中了当下日本年轻人更深层的内心需求。

在《鬼灭之刃》的第8话中,炭治郎打倒手鬼后,握住了对方的手说出了著名台词:“神啊,下次请不要再让他作为鬼来到这个世上。”

有网友用“菩萨低眉,金刚怒目”来形容这段剧情。作为编辑的片山达彦认为:“在这之前,我并不觉得她和其他新人漫画家有多大的不同,但就是那个场景让我意识到,能塑造如小吴拍摄时尚大片此丰富的人物性格,是这个人的才能,当时我很感动。

小吴拍摄时尚大片|跨越19年的较量:打破多项动画纪录的《鬼灭》能追上《千寻》吗?-第3张

对于成长于平成时代的年轻日本观众来说,以《鬼灭之刃》为代表的“热血王道漫”看起来与他们并不“搭”。

在日本,人们用“平成废物”与“宽松世代”来称呼当下的一部分年轻人,认为他们沉迷网络和二次元,没有上进心且软弱无能,信奉“逃避可耻但有用”,拒绝融入现代竞争社会,是无法被寄予厚望的一代人。

小吴拍摄时尚大片|跨越19年的较量:打破多项动画纪录的《鬼灭》能追上《千寻》吗?-第4张

(《宽松时代又如何》电视剧海报)

但在调查中,《海贼王》、《龙珠》、《银魂》、《海贼王》等励志热血动漫却入选“最能代表平成时代的动漫”排行榜。与其说这是“现实中我唯唯诺诺,网络上我重拳出击”,不如说这些热血王道漫中的角色们切中了年轻人内心某个角落。

《鬼灭之刃》中,炼狱杏寿郎是最受关注的角色之一。片中,他以血肉之躯与鬼战斗。在多次被蛊惑成为鬼时,他一口拒绝:“无论生老病死,都是人类这种脆弱生物的美好。正因会老去,会消逝,人才会如此可爱而高贵。”而在无限列车上,他以一己之力保护了五节车厢的人质,全列火车上共有两百名乘客无一人死亡。临死前,他的遗言感动了无数观众:“不要在意我的死,身为柱为后辈抵挡理所应当。不论是哪个柱都会这么做,不会让新芽被摘去。”

有粉丝这样评价“燃尽生命,守护他人。在痛苦的历练中,保小吴拍摄时尚大片存心中的温柔,将心中烈火般的意志,传承予后辈,最后完成生命的升华!以生命之炎为后辈燃尽黎明前的黑暗,这就是炎柱。”

下一个天选之子?

矗立在《鬼灭之刃》登顶之路上的,是宫崎骏在19年前镜头下的少女千寻。

至今,《千与千寻》的票房依旧无人撼动。“鬼灭”狂飙突进的票房,让日媒以“《鬼灭之刃》剧场版能否超越《千与千寻》?”为题进行了种种讨论。其中一个猜测是:如果《鬼灭之刃》票房登顶,是否预示着日本动画新时代的到来?

小吴拍摄时尚大片|跨越19年的较量:打破多项动画纪录的《鬼灭》能追上《千寻》吗?-第5张

从动漫产业角度来观察这两部作品,大致可以梳理出近20年来日本动画电影开发的两种模式。

上映于2001年的《千与千寻》是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。吉卜力以制作电影动画为主,几乎不涉及电视动画领域。

吉卜力工作室创建之初,总裁铃木敏夫就为吉卜力作出了定位:“纯粹建立一个为高烟勋、宫崎骏两人专用的创作平台”,“原则上当高畑勋与宫崎骏引退时便是吉卜力结束的时候”。

天才大师宫崎骏作为管理决策者和动画制片人,身兼数职,为了达到自身的艺术追求,要求其他人绝对的服从,事必躬亲。这种独裁式的管理方法保证了作品质量的同时也有着巨大的风险,即工作室对宫崎骏的依赖度太高,“逼迫”宫崎骏在2013年第7次宣退休后,2015年时又不得不再次复出。

而凭《你的名字》登上影史票房第二的新海诚,属于Comix Wave Film工作室。该工作室秉持少数精锐自行制作的风格,换句话说,就是同样强烈地依赖新海诚本人的发挥。

例如,《你的名字。》制作团队就是基于项目临时组建起来的团队。新海诚接受采访时说:“我觉得下次应该无法用上同样的制作方法,因为没法集合到同样的人。我也不是吉卜力那种强大的工作室,每次人员都会有更替,就像是献唱主题曲的RADWIMPS乐队也正好是这次档期对上了而已。我们这种工作室,从性质上来说每一部作品,都是‘一期一会’的样子,谁也不知道下一次会是怎样。”

上述制作模式都依赖于原创动画电影的成功,周边小说、漫画也多是在电影上映后推出。可以看出,这种模式优势明显,艺术家受到的限制较少,极有可能推出票房爆款。但同样潜伏着不稳定因素,当主力艺术家“江郎才尽”或是离开工作室,就难以确保后续作品获得同样的成功。

《鬼灭之刃》遵循的产业模式,则是近年来屡试不爽的以漫画为主导、以产业协作为保障的IP创意开发模式,即“漫画—动画—游戏—衍生品”的产业链条。

生产成本较低、类型多元、创作自由的优质漫画作品出现后,由动画制作公司改编成TV版,进一步培养粉丝和形成粉丝忠诚度。若TV版反响优秀,则趁热打铁,继续推出剧场版与OVA版本,保持IP的持续性影响。

《火影小吴拍摄时尚大片忍者鸣人传》在播出期间共制作了七部剧场版,目前仍在播出的《名侦探柯南》共制作了22部剧场版。沿着同一路径,《鬼灭之刃》漫画发行后,动画版的改编将这一IP推向远超原作的新高度,并迅速推出剧场版与游戏版;疫情期间《鬼灭之刃》剧场版的票房大热,再次证明这条产业链的可取之处。

而这条路径的一大特征,就是依赖漫画。《鬼灭》原作的“快节奏、高密度、新型世界观”贯穿了漫画、TV版与剧场版,成为很多观众的第一印象。这不得不追溯到上游,即刊登原作的漫画杂志——《周刊少年JUMP》。

《周刊少年JUMP》以其末尾腰斩制度闻名。该杂志会定期腰斩一些人气低迷的漫画,一是为了激励作家敢于创新,二来腰斩空出的位置可以给新生漫画一个展示的机会。《火影忍者》漫画作者岸本齐史新作《机侍八丸传》连载后,由于读者对这部设定复杂繁琐的科幻漫画缺乏兴趣,不到一年,该作品就被宣布腰斩。

小吴拍摄时尚大片|跨越19年的较量:打破多项动画纪录的《鬼灭》能追上《千寻》吗?-第6张

对于新连载来说,如果不能迅速制造爆点,很可能连十回都撑不过就被迅速腰斩。因此,近年来《周刊JUMP》上连载的《我的英雄学院》、《约定的梦幻岛》等优秀作品,无一例外的选择快速展开剧情,在十话之内尽可能的把爱恨情仇,帅气台词,剧情高潮都填充进故事。

《鬼灭之刃》中,第一话主角一家被鬼灭门,第六话完成两年的训练,第九话参加考试并且踏上鬼灭之路……短短十话,主角已经完成了其他漫画百来话的进展。如此快速的节奏让《鬼灭》从濒临腰斩攀升至JUMP中游,也奠定了《鬼灭》比绝大多数少年漫节奏稍快的基调。

另一种常见的手法便是塑造独特的世界观。对新连载漫画而言,想要在短短几话、十几话中就立刻达到兼备人物矛盾、剧情冲突和高燃场景的要求绝非易事,而从世界观入手是一条捷径。近年来的JUMP台柱《石纪元》、《约定的梦幻岛》、《我的英雄学院》等热门作品几乎都是这种思路。

小吴拍摄时尚大片|跨越19年的较量:打破多项动画纪录的《鬼灭》能追上《千寻》吗?-第7张

连载节奏加速的另一面,是传统“超长篇漫画”日渐淡出读者视野。2014年,《火影忍者》、《死神》、《妖精的尾巴》等经典长篇热血漫画的完结似乎是个节点。信息爆炸下观众对快节奏的偏好,投资人对资金快速回本的诉求与产业结构的变化……综合因素作用下,少年漫画被裹挟着走向加速。

正是借助上述的完整IP产业链,《鬼灭之刃剧场版》在本国内取得了极大成功,走向海外的征程也已经拉开序幕。目前,《鬼灭之刃》剧场版已经确定在2021年登陆北美市场,国内也已确定引进。

今年5月,《鬼灭之刃》漫画最终话为这个奇谲世界画上句点。一切尘埃落定,角色们都迎来了大团圆结局。而漫画之外,《鬼灭之刃》的前路会是星辰大海吗?

参考文献

1、王玉坤.日本动漫产业链探析,当代动画,2019(02)

2、杜威.首周末46.2亿日元,连破纪录的《鬼灭之刃》如何成为日本影市“救世主,壹娱观察

3、沪江日语.红到在日本成为社会现象:《鬼灭之刃》背后的故事

4、三联生活周刊.所有人都必将走向死亡的尽头,高畑勋与宫崎骏互相成就的动画人生

5、杨晓林.大工业时代的“手工作坊”:论吉卜力工作室的运营及管理,当代电影,2015(02)

6、千里茜.超豪华的制作团队只有这一次——新海诚《你的名字》访谈,知乎专栏

声明:本文来源于网络,仅供网友参考学习,如果本文违背了作者意愿,请作者联系本站客服,本站会在第一时间删除。

评论

Copyright ©2019-2020.Powered by©非常八卦娱乐有限公司